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河南

新聞線索在線提交

決勝最后的貧困村丨魯山貧困戶老劉的心愿:脫貧摘帽,早日富起來

來源:猛犸新聞·東方今報 2020-05-24 13:42:14
  • 關注官方微信

  • 天天315維權

  猛犸新聞·東方今報記者 王俊生 見習記者 高君曉 實習生 王昊宇/文圖

  魯山縣張官營鎮南王莊村地處平原地帶,交通便利,土地肥沃,人均耕地面積接近2畝。顯然,這是一個好地方。但實際上,這個村卻一度屬于深度貧困村。

  原因何在?從2015年就進駐該村的脫貧責任組組長楊亞鑫經過調研找到了“根”:成在土地,敗也在土地。因為耕地相對較多,村民習慣了守著土地過日子,不愿接受新事物;看似有穩定的收入,但稍遇變故,很容易陷入貧困中。

  “隨著幫扶工作力度加大,村民的思路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絕大多數人都脫貧了,其中一些還成了當地的致富典型。”楊亞鑫告訴記者,目前村里還有5戶未脫貧,“但我們有信心,他們很快就會摘帽過上好日子!”

因病致貧的木匠師傅——劉大來

  5月16日一大早,像往常一樣,平頂山市魯山縣張官營鎮南王莊村的老劉騎上自行車就出了門,他要去位于村部前面的香菇大棚里查看赤松茸的長勢。

  路兩邊,已經泛黃的麥穗隨風搖擺,散發出陣陣的麥香,布谷鳥歡快的叫聲不時的從頭頂傳來,都預示著收獲的季節就要來了。老劉的心情暢快不少,哼著小曲,騎車的速度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。

  老劉叫劉大來,今年45歲,是個木匠師傅。老劉家里有三個孩子,最大的9歲,最小的才1歲多。雖然平時說起話來始終面帶笑容,但是一提及致貧的原因,老劉就不由得愁眉苦臉起來。

  “我是個木匠,以前干活也攢了倆錢。俺爹(春節后去世)、俺孩兒都有疝氣,這也能顧住。后來,我也檢查出來得了冠心病,因為自己身體有病,不能出去工作而致貧。”老劉說,2017年給老父親做完手術后去外地做工的時候,剛上到一個凳子上,突然就暈了過去,幸虧工友把他及時送到醫院,也是從那個時候起,老劉才得知自己得了冠心病。

  “沒過多久,同樣的癥狀又出現了,頭暈、心里不得勁。光發現有冠心病那一年就花了一萬多元,到現在也沒有根治,中間只要犯病,每次都得好幾千。”老劉說完,無奈地搖了搖頭。

  沒有了穩定的經濟來源,再加上家里三個人的病情,一下子讓老劉平靜的生活陷入了困境。

  “干裝修的時候一天150元,不常有活,一月能干20天就不錯了,一發病得歇好些天,啥都干不成。”說起因病在家的那段日子,老劉坦言,當時的家庭經濟狀況,曾一度讓他失去了對未來生活的信心和希望。

  “孩子多、年紀都還小,媳婦也不能出門做活,我是唯一的經濟來源,那時候只能靠種地賣點糧食。生病花的錢,到現在還欠著三四萬元呢!那幾年生活上該省就省,小孩吃奶粉都是先賒著,媳婦都沒咋買衣裳,小孩兒們穿的都是別人穿剩下的。”說到此處,老劉連連擺手。

黨的扶貧政策重新燃起老劉的希望

  閑聊間,老劉到了香菇大棚前。停好車子,推門走進大棚,一股特有的味道撲面而來,老劉深吸了幾口,就開始檢查起來。

  “大棚是今年春上給咱入的股!咱貧困戶有分紅,像我們家五口人,一年下來就能分紅1萬元。雖然咱不是專業的,但是這涉及到咱的切身收益,所以每天都會來看看,有啥需要幫忙的,咱力所能及該干就干。”

  老劉說的香菇大棚是2020年4月份魯山縣法院在南王莊村投資建設的幫扶項目,對還沒脫貧的貧困戶,每人提供2000元的資金,入股到香菇大棚種植的企業里面。

  “俺現在還是村里的保潔員,是個公益崗位。不用天天干,碰見大掃除了才干,身體好的時候也不耽誤出去干點零活。”在大棚里查看了一圈,老劉明顯高興起來,一邊往回走,一邊聊起了黨的扶貧政策。

  “村里還給俺家辦了低保,一個月700元;還有兩家帶貧企業,是搞養殖的,給俺們貧困戶也入了股,一年下來也能收入3000元;還有光伏發電一年2500元……”老劉算了一筆賬,所有的扶貧政策帶來的實惠一年下來就有2萬多元,基本趕上致貧前的水平。

  “這是危房改造后,新蓋的幾間平房,當時補了兩萬多,要不是這,啥時候房子才能弄好。”再次走進老劉家的院子,順著他指的方向記者看到,房屋的墻壁上瓷片光潔閃亮,屋內窗明幾凈。

  “黨的政策好,貧困戶的小算盤才能打得響。”老劉表示,現在外面雖然還有欠賬,但黨的政策好,自己有信心很快還清欠款,“現在都在談致富,俺也不能拖后腿啊!脫貧后,一定還要好好干,爭取早日也加入致富者的行列中。”

對癥幫扶 拓寬思路 多渠道增收致富

  平頂山市魯山縣張官營鎮南王莊村地處平原,轄4個村民組、3個自然村,耕地面積1280畝,人均耕地1.25畝。全村241戶943人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02戶405人。截至2019年底脫貧97戶392人,其中脫貧監測戶2戶8人,未脫貧5戶13人。

  和劉大來一樣,貧困戶瞿深山也是這五戶貧困戶之一。

  “我是重度糖尿病,并發癥引起眼底嚴重出血,右眼幾乎失明。”5月16日,在瞿深山家,記者看到,戴著一副眼鏡,手拿木叉的瞿深山正在晾曬菜籽,表情略顯抑郁,“現在重一點的活兒都干不了,要是沒這病,我也外出務工了,家里也不會像現在這樣。”

  瞿深山告訴記者,家里狀況是上有老母,下有7歲的女兒,媳婦情況更特殊,精神四級殘廢,平常都要藥物控制。“2018年自殺過兩次,就是因為藥物使用不及時,沒有控制住病情。兩次雖然搶救過來,但是造成的家庭負擔比較嚴重;緊接著,2019年我出現糖尿病并發癥,家里就沒有穩定的經濟收入了。”

  雖然不能外出務工,但是黨的扶貧政策讓瞿深山的生活有了保障。“我們家現在有低保、還種了三畝樹苗,還有殘疾補貼、公益崗位。政府能考慮的都考慮到了,很貼心。我相信,一定會好起來的。”瞿深山說。

  據南王莊村脫貧責任組組長楊亞鑫介紹說,除了他們兩家,該村另外三家貧困戶總共4人,情況也比較特殊,一家是孤寡老人,一家是聾啞患者和老年人,一家是殘疾患者。“最后的這5戶貧困戶情況特殊,像低保補助、殘疾補貼、種植補貼、公益性崗位、光伏發電、集體經濟收入分紅等,只要符合條件的都盡量幫扶。”

  楊亞鑫坦言,從2015開始駐村時他就有一個疑問:南王莊村是一個好地方,地處平原地帶,交通便利,人均耕地面積能達到一畝多,為啥會這么窮?

  通過走訪調查他發現,村里超過45%的貧困戶家里都有病人,老年病居多。“這是典型的因病致貧。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缺技術。村民基礎教育薄弱,眼界不寬,沒有讓肥沃的土地真正發揮作用。這個村最大的優勢就是地多,人均耕地面積多,糧食夠吃,也就不想其他的門路。換而言之,小農思想也是阻礙脫貧的原因。”

  找到了窮根,下一步就是怎么脫貧致富?楊亞鑫告訴記者,從2015年至2019年,五年的時間,在政策的支持和幫扶單位的幫助下,經過努力,曾經一洼死水的南王莊村,終于迸發出了生機:“近幾年,青壯勞力基本都外出務工。閑散在家、需要照顧老人孩子的,就種植樹苗。今年四月份幫扶的香菇大棚,已經脫貧的也可以自己注資,年底分紅,F在村民思路也打開了,致富的渠道也多,脫貧問題不大。”

  據了解,截至2019年底,魯山縣累計脫貧36292戶134692人,其中2019年82個貧困村退出,9461戶24767人脫貧,圓滿完成年度目標任務,F有5個貧困村,貧困戶4512戶8231人,貧困發生率為0.96%。2020年2月26日,省政府常務會議研究批準魯山縣脫貧摘帽。

  魯山縣扶貧辦主任李新杰接受采訪時表示,雖然已經脫貧摘帽,但是在脫貧攻堅的過程中也發現了一些其他的問題。比如,村和村、鄉與鄉之間發展還不夠平衡,協調發展需要進一步加強;龍頭企業缺少,產業鏈條短,品牌效應還沒有完全形成等。

  “下一步,魯山縣將以剩余貧困人口脫貧和脫貧成效鞏固為目標,以產業、就業、兜底為重點,緊盯行業扶貧政策落實,全面提升貧困群眾特別是脫貧監測戶、邊緣易致貧戶的收入,實現剩余貧困人口的脫貧。”李新杰如是說。

責任編輯:蘭明群
有新聞想爆料?請登錄《今報網呼叫中心》( http://www.867772.tw/call)、撥打新聞熱線0371-65830000,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、微博(@東方今報)提供新聞線索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。
  • 時政
  • 河南
  • 社會
  • 民生
  • 財經
  • 教育
  • 行業
  • 綜合

東方今報|資源手冊|呼叫中心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廣告服務|技術服務中心

Copyright © 2005 - 2020 JINB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制作單位:東方今報·今報網編輯部  版權所有:東方今報社

關注我們
云南11选五5杀码技巧